殡仪新闻

  一.清东陵介绍

  清东陵的15座陵寝从1661年(顺治十八年)首建顺治皇帝的孝陵开始,到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最后建成慈禧皇太后的菩陀峪定东陵为止,营建活动延续了247年。随着清王朝由弱到强,由盛到衰的发展变化,清东陵的营建活动也经历了同样的发展过程。1661年(顺治十八年)入关第一帝顺治皇帝的孝陵开始营建,1664年(康熙三年十一月)主体工程告竣。1668年(康熙七年)营建神功圣德碑亭。该陵规模十分宏大,体系相当完整,成为清东陵陵园总体格局的奠基之作。 1674年(康熙十三年),康熙皇帝的嫡 皇后孝诚仁皇后崩逝,开始筹建景陵, 1676年(康熙十五年)破土兴工。1681 年(康熙二十年)孝诚、孝昭二位皇后 入葬时,景陵隆恩殿尚在修建之中(竣 工时间待考)。与此同时,埋葬康熙帝 纪摈的景陵妃园寝也随着完工,成为 清王朝在关内修建的第一座妃园寝。

  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康熙皇帝遵照祖母遗命,在风水墙外,大红门东侧建造暂安奉殿。37年以后即1725年(雍正三年),雍正皇帝决定将暂安奉殿改建为昭西陵,是年农历二月初三动工,年底建成。在孝庄文皇后的暂安奉殿建成不久,康熙皇帝就在孝陵东侧为孝惠章皇后兴建陵寝,约于1693年(康熙三十二年)建成(准确年代待考)。这是清王朝营建的第一座皇后陵,开创了清代为皇后单独建陵的先例。因位于孝陵东侧,又与孝陵为同一体系,故名为“孝东陵”。雍正初年,雍正皇帝将他的万年吉地确定在遵化境内的九凤朝阳山,并运去了大量建筑材料。1729年(雍正七年),雍正皇帝以那里“规模虽大而形局未全,穴中之土又带砂石”为借口而废之,复于河北省易县泰宁山下另辟兆域,营建泰陵。自此才有“东陵”、“西陵”之分。乾隆皇帝即位不久,为报答祖母辈的康熙皇帝的悫惠、惇怡两位皇贵太妃的抚育之恩,特在景陵东旁为她俩单独修建了园寝(其兴工、竣工日期待考),称景陵皇贵妃园寝,俗称双妃陵。

  1742年(乾隆七年),乾隆皇帝将东陵境内的胜水峪确定为自己的万年吉地,翌年二月破土兴工,1752年(乾隆十七年)完工,1799年(嘉庆四年)定名“裕陵”。该陵堂局开阔,建筑宏伟,做工精细,用料考究,富丽堂皇,堪称上乘之作。1747(乾隆十二年)裕陵妃园寝破土动工,1752年(乾隆十七年)完工。1755年—1762年(乾隆二十年至二十 七年)又进行了扩建,增建了方城、明楼、 宝城和东西配殿。为了平衡东陵和西陵的关 系,1796年(嘉庆元年)太上皇弘历曾谕令以 后各帝陵按昭穆次序在东、西两陵分建。道 光皇帝即位以后,遵照此谕,1821年(于道 光元年)在东陵境内的宝华峪营建陵寝,1827 年(道光七年)建成。其妃园寝和公主园寝也随之完工。宝华峪陵寝建成第二年因发现地 宫渗水,道光帝震怒,不仅严惩了建陵臣工, 而且不顾昭穆东西分建的谕旨,另在西陵境 内相度陵址,随之将已建成的东陵宝华峪陵寝及妃园寝废掉,拆运到西陵重建,于是在东陵界内留下了一片废墟。

  

 

  咸丰皇帝即位以后,即命大臣在东、西陵两地相度陵址,最后选定在东陵界内的平安峪。1859年(咸丰九年)破土兴工。由于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陵工受阻。1861年(咸丰十一年),咸丰皇帝在承德避暑山庄崩逝以后,陵工才被迫加紧进行。直到1866年(同治五年)才最后完工,命名“定陵”。随后妃园寝也相继告竣。修建定陵时由于战败赔款,国库十分空虚,不得已选用了宝华峪道光帝弃陵的大量旧料,建筑质量大不如前。1873年(同治十二年)慈安皇太后和慈禧皇太后的定东陵在定陵东侧二里许的普祥峪和菩陀峪同时破土兴工,1879年(光绪五 年)同时完工。但16年以后,慈禧皇太后倚仗独掌朝纲之机,

  

 

  以“年久失修”为借口,下令将自己的陵寝进行重修。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开工,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完工,历时13个年头。重修后的慈禧陵,用料之讲究,做工之精细,装修之豪华,建筑之精美,使与之毗邻的慈 安陵为之逊色。因为这两座陵都位于定陵东侧,且从属定陵,故统称为“定东陵”。慈安皇太后的陵单称普祥峪定东陵;慈禧皇太后的陵单称为菩陀峪定东陵。同治皇帝生前未选择陵址,在其驾崩后才仓促相度,陵址确定在东陵界内的双山峪,定陵名为“惠陵”。1875年(光绪元年)动工,1878年(光绪四年)建成。位于惠陵西侧的妃园寝也在1876年—1878年(光绪二年至四年)问建成。由于国力维艰,建筑材料低劣,加之施工仓促,仅过了21年,到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竟发现隆恩殿大木构件多有伤折、糟朽现象,不得已拆掉重建。重建工程于当年(1899年)开工。由于发生了八国联军侵占北京的事件,工程一度搁浅,到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才结束,历时8年之久。接连不断的大规模营建皇陵的活动,不仅极大地耗费了国帑,而且也加重了人民的负担。特别是光绪年间屡兴大工,更使本来十分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从而加速了清王朝的覆亡。

  

 

  二.清东陵文化解密

  

 

  清东陵自始建顺治帝孝陵之后,各种祭祀活动次第举行,至乾隆时期,祭祀制度日臻完备定型。终清一世,相沿不辍。直到抗日战争后期,清皇室设立的“东陵办事处 ”撤销以后,这些祭祀活动才彻底结束。清朝统治者一贯奉“敬天、法祖、勤政、爱民”为治国平天下的心传家法,特别宣称“圣天子孝先天下,首重山陵”。他们将皇陵祭祀,置诸国家“ 五礼”中吉礼的范畴,与祭祀天地、太庙、社稷等量齐观,称大祀,并载在典籍,用法律的形式加以确认,使之制度化,赋予了最为神圣的尊严与内涵。有清一代,清王朝在东陵内举行了次数繁多,规模庞大的各种祭祀活动。在陵区,专门设有承办事务衙门、内务府、礼部、工部、兵部,职司各种祭祀与管理事宜。其中,内务府,礼部是祭祀的主要负责机构,而工部、兵部,除负有维修、保护陵寝的职责外,还要协同礼部、内务府完成各项祭祀。每年清明、中元(七月十五)、冬至、岁暮(岁尾前一天)四时,各陵帝、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位前举行大祭礼(乾隆元年,帝、后忌辰祭升为大祭,与四时大祭同)。福晋、格格、常在、答应惟清明、岁暮两大祭(也有福晋每年四大祭之说——注)。每月朔(初一)、望(十五)以及皇帝万寿、诸妃忌辰各陵寝行小祭礼。凡大、小祭祀,妃位以上于所在陵寝的享殿内致祭;嫔位以下各于宝顶前致祭。另外,凡国有庆典,变乱等大事,如皇帝登基、亲政、大婚、立后,国家发动战争,战争告捷,也要在陵园内举行各种临时性祭祀活动。清代,陵寝中的大祭礼,通常包括谒陵礼、大享礼、敷土礼等内容。届时,或由皇帝亲自主持,或由太常寺奏请派王公致祭,仪式繁琐、隆重。而小祭礼,则完全由守陵官员主持操办,规格要简单得多。谒陵礼仪:

  一是皇帝亲自谒陵,一是遣员恭代谒陵。皇帝上陵展礼,一般随个人主观意愿或利用某种方便机会举行,如巡边、驾幸避暑山庄、奉太皇太后驾幸遵化汤泉,送大行皇帝、太皇太后、太后、皇后等人梓宫奉 安山陵;也有时是国 有庆典,或专程去往 东陵敷土、大祭之前 行谒陵礼。如康熙二 十年三藩叛乱平定、 二十二年收复台湾,圣祖均亲自至孝陵拜谒告祭。所以皇帝谒陵次数没有什么限制,可数年谒陵一次, 也可以一年谒陵数次。如嘉庆皇 帝就曾在嘉庆五年一月、三月、九月 一 年间三次拜谒东陵。据统计,除世祖福临和逊帝溥仪不曾到东陵谒陵外,其余八帝到东陵谒陵总计约120余次。其中尤以圣祖玄烨和仁宗顒琰谒陵次数最多。圣祖一生谒东陵47次,仁宗一生谒东陵27次,而穆宗载淳则只谒过东陵两次。每次皇帝躬亲谒陵,一般提前一段时间颁布谕旨,公布谒陵日期,通知有关部院衙门做好准备。礼部要进《皇上谒陵仪注》、《所有道路里数缮折》。皇帝谒陵所带物品等项,由内务府呈报,其中涉及马具、冰块、仪仗及生活、祭祀用品,即使小到蜡烛、茶叶、纸张等,也要详细开列。谒陵路径,一般从东华门起,沿途经过燕郊、白涧、盘山、独乐寺、桃花寺、隆福寺等行宫。每次谒陵,需按墓主人的辈份,从高到低依次举行。如光绪年间,皇帝或王公大臣谒陵,就需先由孝庄文皇后的昭西陵开始,以下为世祖孝陵、孝惠章皇后孝东陵、圣祖景陵、高宗裕陵、文宗定陵、孝贞显皇后普祥峪定东陵、穆宗惠陵。皇帝谒陵时,首先在隆福寺行宫换穿青长袍褂。当接近所谒之陵时,随行的贝勒以下宗室、大臣、侍卫、三品以上官员,在未至下马牌处下马步行;亲王、郡王在下马牌处下马步行;皇帝则“未至碑亭即降舆恸哭”,由前导大臣引导,从隆恩门左门即东门入,绕隆恩殿东旁,经陵寝门左门至明楼前。王公大臣在陵寝门外按序排序。司拜褥官将拜褥在石祭台南铺好,皇帝行三跪九拜礼,然后起立,于东旁西向站立。内务府官员进奠几、酒爵,行一拜礼,退。皇帝奠毕,西向举哀,陵寝门外王公大臣也要同时行礼举哀。 礼毕,两名前引大臣引导皇帝从原路退至陵外,在原降舆处升舆。王公大臣亦退出。随即谒其余各陵,仪式与第一次同。大享礼:

  清东陵大享礼,从康熙二年就开始了。当时题准:“孝陵年以清明、孟秋望、冬至、岁暮为四大祭”。以后所建帝后陵,皆沿用此四时为大祭日期。雍正十三年,刚刚登基的乾隆皇帝降旨,将列祖、列后忌辰均照陵寝四时大享礼举行。自此,皇帝、皇后忌辰之祭升为大祭,陵寝四大祭就 变成五大祭了。大享礼约略包括以下内容:首 先,行上香礼,主祭人于神位前敬谨上香。接 着,举行初献礼,“奠帛爵”,即依次在各 神位前供献丝帛,奠酒的仪式。尔后,由读 祝官用满语诵念祝文。事毕,再行亚献礼、三 献礼,每次奠酒三爵,不读祝文。最后,将 祝版、制帛等项焚化,祭祀结束。每逢帝、 后忌辰,还要从附近隆福寺内召来13名喇 嘛,在陵寝西配殿内唪念药师经,超度死者 亡灵。举行大享礼时,规模宏大,人数众 多。祭祀的各项程序,需按要求严格执行, 丝毫不得紊乱。与祭人员更要毕恭毕敬,跪拜时不能出现马虎、应付的现象。为此,还专门设置了典仪官,赞礼郎,司理仪式。

  

 

  敷土礼:

  逢清明节,陵寝中皇帝、皇后、妃嫔等人的宝顶要添加净土。清制,敷土礼多由朝廷派遣的承祭官主持,执行。而在皇帝初丧的二十七个月内,即三周年内,嗣皇帝一般行敷土礼一次。史载,嘉庆皇帝就曾以自己早年被秘立为皇太子,即位后皇父(乾隆皇帝)又训政三年,“鸿慈笃眷,尤为从来所未有”为理由,分别于嘉庆五年、六年、十四年、二十四年到裕陵行敷土礼。关于敷土的数量:康熙初年议准,各陵上土13担;乾隆二年,为使宝顶少遭践踏,改为各陵每年皆增土一担。 皇帝行敷土礼,石门工部预先于前一天,专门预备洁净的“客土”(陵区外面的土)盛于两只小筐之内,贮放在陵寝罗圈墙外,以备使用。届时,皇帝乘舆到隆恩门外,在更衣幄次内更换缟素。随行的王公大臣等,身着素服,冠去缨纬。随后,礼部堂官奏请皇帝行敷土礼。皇帝在前引大臣的引导下,步隆恩门东门,经陵寝门东门进至明楼前,大臣等排列。帮扶添土大臣随皇帝至方城前。陵寝内务府官员奉上黄布护履(鞋套)。皇帝及随行人员着护履,从东蹬道上宝城。陵寝内务府大臣已提前将土筐担至宝顶东石栅栏门外。皇帝到时,就将土并为一筐,跪捧给帮扶添土大臣,由其捧筐至宝顶,再跪献给皇帝。皇帝跪接,双手举过头顶,将土添于宝顶上,筐交于帮扶大臣。下来后,除去护履,由前引大臣引导,由原路退出。

  三.清东陵风水

  

 

  至迟在商周时期,风水活动就已经出现。《诗经》中就有公刘择地于豳的记载,西周初期,有周公姬旦择地营造洛邑之事。正式为“风水”下定义的是晋朝的郭璞,他的《葬书》中说:“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战国后期,阴阳五行学说盛行,汉魏以后又渗入风水之中,与四时、四方搭配。《春秋繁露》说:“木居左,金居右,火居前,水居后,土居中央,……是故木居东方而主春气,火居南方而主夏气,金居西方而主秋气,水居北方而主冬气。”班固在《白虎通义》里,更将五行与四兽相配:“左青龙(木),右白虎(金),前朱雀(火),后玄武(水),中央后土(土)。”自西汉以后,三纲五常思想统治了中国的思想界,并且在风水中,它也顽强地表现着自己。风水理论中有这样的说法:“人有三纲五常,地理亦然。”所谓三纲即“一曰气脉为富贵贫贱之纲;二曰明堂为砂水美恶之纲,三曰水口为生旺死绝之纲。”五常即是:“一曰龙,龙要真;二曰穴,穴要正;三曰砂,砂要秀;四曰水,水要抱;五曰向,向要吉。”清东陵的陵址是顺治皇帝(1644-1661年在位)亲自相中选定的。顺治八年(1652年)十二月,14岁的少年天子爱新觉罗•福临至京东一带巡幸。他来到昌瑞山下,向南望,平川似毯,尽收眼底;朝北看,重峦如涌,万绿无际。日照阔野,紫雾霭霭;风吹海树,碧影森森,真是山川壮美,景物天成。顺治帝心念闪动,遂宣谕曰:“此山王气葱 郁,可为朕寿宫”(《清史稿》卷八十 六),言罢,取佩鞢掷出,将鞢落处定为 吉穴。后来,清王朝果真在这里建立了 清东陵的第一座陵寝,即顺治帝的孝 陵。后有善青鸟者视丘惊曰:“虽命我 辈足遍海内求之,不克得此吉壤也。” 《昌瑞山万年统志》“诗章”部分记述乾 隆二十三年三月,乾隆皇帝恭谒孝陵五 律诗,证明东陵陵址是顺治皇帝钦定的:①追远钦神烈匪遥展默思每因羁庶政又觉隔多时松柏守宫阙星辰侍礼仪鼎户亲卜吉昌瑞万年基注:①昌瑞山乃我世祖行围至此亲定者 初未用堪舆家也。阴宅风水讲究,看墓地以“龙”为主。 所谓的“龙”即是山脉,指山的起伏连绵。那么,清朝的统治者凭借什么选中了这里呢?因为陵地风水的选择,关乎江山社稷和子孙繁衍这些十分重大的问题,不会是随便决定的事情。首先,东陵风水的来脉就十分神奇。清东陵最具权威的文献资料《昌瑞山万年统志》中,这样描述东陵风水:恭维昌瑞山,原名丰台岭。一峰搢笏,万岭廻环。北开幛于雾灵,南列屏于燕壁。含华毓秀,来数千里长白之源;凤舞龙蟠,结亿万年灵区之兆。且其间百川旋绕,势尽朝宗,四境森严,众皆拱卫,实为天生福地,以巩我皇清万载金汤之基者也。先是世祖章皇帝驻跸于兹,敕诸臣相度成规。暨圣祖仁皇帝缵继鸿图,于康熙二年二月丁未遣官祭告,封丰台岭为凤台山,十一日始建孝陵,复封凤台山为昌瑞山。设立满、汉官兵,周围建筑陵垣三十里,界内禁止樵采,后复续建,诸陵制度更极森严防护,益形周备矣。这段文字,十分明确地表达了东陵风水的起源。“北开幛于雾灵,南列屏于燕壁”,说明风水所在地为燕山山脉的主峰雾灵山,从此逶迤而来,结穴于昌瑞山,这是源自燕山;“含华毓秀,来数千里长白之源”,清朝皇帝认为东陵风水是由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长白山结穴而来的,表达清朝皇帝认祖归宗的愿望。

  

 

  在另一部清朝重要文献《清朝文献通考》中又记载东陵风水另有来源: 山脉自太行来,重岗迭阜,凤翥龙蟠,嵯峨数百仞。前有金星峰,后有分水岭,诸山耸峙环抱。左有鲇鱼关、马兰峪,右有宽佃峪、黄花山。千岩万壑,朝宗回拱。左右两水分流浃绕,俱汇于龙虎峪,崇龙巩固,为国家亿万年钟祥福地。 太行山在晋、冀两省交界处,为南北走向,直接北探到河北北部,与东西走向的燕山交汇,结穴于昌瑞山。这样看来,清朝统治者认为,东陵风水确实极富传奇色彩,北有长白山发祥之地,一路似巨龙蜿蜒而来,和东西走向的燕山交汇结穴,而燕山又南接南北走向的太行山,燕山和太行山似两条巨龙又在这里结穴。因而,这样结论,昌瑞山为长白山、太行山、燕山三大干龙的结穴之处,含华毓秀,凤翥龙蟠,集天下灵气于这里,正 可谓地臻全美,景物 天成。具体看东陵的 后靠昌瑞山,“一峰 挂笏,

  

 

  状如华盖,后龙雾灵山自太行逶迤而来;”仿佛“真龙发迹”,蜿蜒数十里乃至数百里,似在显示着大清国运的源远流长,根深叶茂。关于东陵“龙脉”,光绪年间选择穆宗载淳陵基时,李唐、李振宇的说贴讲得非常详细:“东陵龙脉,自雾灵山至琉璃屏,分为三枝,中枝结聚土星,名曰昌瑞山,面朝一大金星。”清东陵北以昌瑞山为雄浑壮阔的后靠;东侧鹰飞倒仰山、雁飞岭“峰峦秀丽,势尽西朝,俨然左辅”;西侧黄花山、钻天缝“昂日骞云,势皆东向,俨然右弼”,对陵寝形成环抱之势。南以兴隆口为结咽束气的水口,烟墩山(一称万福山)和象山东西夹峙,关锁严密。“点穴”,实为阴宅选择中的核心活动。堪舆家称葬位之处为穴。《葬经》里说道:“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可见风水中对于点穴是慎而又慎的。清东陵最早的皇帝陵墓孝陵,是在福临一掷之下定的穴位。察砂,也是相墓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砂者,穴之前后左右山也。”诸凡左侧青龙砂、右侧白虎砂、前面稍近的案山、远处的朝山,陵寝之后、靠山之前的宝山,均在此属。 陵址选择中,水法也很重要。“水随山而行,山界水而止。”山水相关,而观水比觅龙似乎更为重要。“未看山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理想的水势,是左右环抱,呈上开下合之状态。东陵境内西有西大河,东有马兰河,分别发源于兴隆县若呼山和花林子,左右缠绕,给陵区增添了无限情趣和勃勃生机。裕陵选址之时,也提到胜水峪“砂水回环”,定陵平安峪也是“山环水绕”,因此才得以入选。整个清东陵,处处体现着人与自然的统一与和谐。对各座陵寝来说,龙砂、虎砂“环抱有情”,案山“迥抱有情”,朝山“有情朝拱”,水口砂令河水曲折迂回“情意顾内”,使清东陵这种纪念性、礼制性很强,处处凝结着庄严肃穆气氛的建筑群体,也时时洋溢着常有的人情味道。群砂拱卫的陵区中,还体现着中国封建制度中严格的宗法制度。龙虎砂的左辅右弼,朝山的朝揖之势,与后龙形同主仆,从而将皇帝与群僚之间的那种尊卑、贵贱、主从、朝揖诸关系也融汇于山水之中,达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四.由清东陵风水看家庭风水布局

  

 

  

 

  1、入门先见厨厕,退运之宅所有的屋子,入门必见客 厅。现代的建筑设计,有时为了考虑空间的配置,一进门往往先见到厨房、餐厅或浴厕。这是阳宅的大忌,也不合常理,居住其中,家运必衰。

  2、房门对大门,耽于淫欲 卧室门不可正对大门,否则易诱使居住者耽于淫乱色欲之中。

  3、客厅在屋子正中大吉 一般住宅,如果起居室或客厅设在整幢房子的正中间,这是一种大吉之象,可使家运昌隆。

  4、不规则屋不可做厨房 不规则屋如用来做厨房,会影响家人健康,不规则屋只可用来做储藏间用。

  5、横梁压顶,影响情绪与健康 横梁最忌压在床头、书桌及餐桌上方,如实在无法避免,也要设计天花板,将之挡住,否则就会影响居者的情绪与健康,事业运亦会受阻。

  6、不规则屋不宜做卧室 不规则的房间不可用做夫妇的主卧房,否则会导致久婚不孕的后果。

  7、床边按镜,难以安眠 除了床不可正对大镜之外,床的两侧如果有大的穿衣镜,将使人睡不安稳,导致失眠、惊梦等。

  8、卧室不可布置得琳琅满目 卧室的色调以素雅温暖为宜,切忌太过鲜艳,也不要布置得琳琅满目,过度豪华,闪闪发光的

  9、浴厕对床,当心恶疾 主卧室中,除了床不可正对浴厕之外,侧对亦不吉,容易使 人罹患严重恶疾。

  10、常青盆栽利家运 由于生活品位的提高,为了增加室内的绿意,常青盆栽是 很好的室内饰物,但务必选择常绿、生命力强,不易凋谢落叶的植物。

  11、床头巨画大不宜 床头置画可以增加卧室之雅意,但以轻薄短小为宜,最忌厚重巨框之大画,否则一旦挂钩脱落,当头砍下,非死即 伤,不可不慎。

  12、整洁的浴厕才能留财 浴厕是排污之所,除了方位要合 规中局之外,最忌阴湿、不洁、 有异味,如能保持清洁干爽反而 能留住财气。

  13、大门直通到底,麻烦不断 居家忌象宾馆饭店一样一条长廊连着一排数个房间,否则易发生外遇及私奔现象,难得平安。

  14、有脚之床,床下忌堆杂物 有脚之床,床下宜保持空旷通 风,切不可于床下堆放杂物,新 婚夫妇尤忌。

  15、屋内房门,开门方向应一致 屋内房门,开门方向应一致,这一点从门把手就可以断定。最忌一扇左开,一扇右开。

  16、浴厕设在走廊尽头,大凶 屋内如有走廊,浴厕只宜设在走廊边上,不可设在尽头,否则大凶。

  17、床头忌开大窗床头开窗乃风水大忌,务必谨记。

  18、厕所忌对大门 厕所门正对大门,为漏财退运之宅,可用屏风遮挡。

  19、柱角冲射不利婚不论男性或女性之个人房间内,皆要避免柱角冲射,否则 必会影响情绪和健康,对恋爱及婚姻亦不利,务必及早补救。

  20、暖光灯泡利于感情卧房的灯光对夫妇感情相当重要,应尽量采用暖色光的灯泡,少用寒色光的灯泡或荧光灯。

  21、隔角煞冲射,宜盆栽抵挡要想居家平安健康,在可能的情况下,应选择四周没有屋角射来成隔角煞的房屋。如自家住宅犯隔角煞,要用盆栽、植树或较厚的窗帘加以阻挡。

  卧室风水与夫妻关系的致命要点

  (1)床头放花,易犯桃花:夫妻两人都会有外遇,久而久之,会分道扬镳,家庭破碎。

  (2)床离玻璃窗太近:空透无依,不能脚踏实地,影响事业的发展。现代大都市往往楼前有楼、楼后有楼、楼边有楼,卧床过份地靠近窗户,使得卧室不能很好地保持其私密性;另外,由于城市变得日益繁杂,恼人的噪音将穿过这扇并不太厚的玻璃窗而影响您的睡眠;“窗下多梦”的 说法也在我的实践中得到应验。据以前的风水书籍中记载,卧床太靠近窗户,容易导致“红杏出墙”,有此一说。

  (3)床头嵌镜,招惹鬼魅:主人经常头疼、失眠。浪漫要讲 原则和风水,可不能因为浪漫而影响了健康。许多年青人把屋子装修的标新立异。孰不知物各有序,悖之受牵累。

  (4)卧室家具忌用不平整:不平整即代表不和谐,久居则易 生口角事端。

  (5)床上和地下凌乱会影响主人的运气:在生活中,许多人不 明白整洁能带给人好运的道理。其实,风水并不象大家想得那么复杂,它就在你身边。既不象有些人故意把它神秘化,捧到了天上,也不象一些人根本就不懂风水,却说是迷信,给踩到了地下。风水就在你身边,无处不在,简捷易懂。谁都知道乱糟糟的人做不出大事一样,所以收拾好你的环境,给自己一个好心情。好运自然来

  (6)卧室喜用整窗,忌用分开的两扇或多扇:本来就是一面 窗墙的事,却分成好几块,想来都麻烦。风水难怪也忌这一点。做事多有分歧,不能一气呵成。买房时要多看看。

  (7)花草适合摆客厅不适合放在卧室:卧室喜放大叶、阔叶的 植物。增强夫妻之间的感情,增强主人的财运。做起事来得心应手。易得上司青睐。小叶花草会让主人陷入琐碎的境地。做事老有反复。

  五.由清东陵看办公风水学

  

 

  办公室公司风水二十则

  1、办公室风水需以负责人或最高主管为主,来寻找吉利的方位。

  2、办公室的大门须比对面的门大,因为大则在气势上就赢,小则败。

  3、办公室天花板或墙壁渗水、漏水或龟裂,是漏财的象征,宜速补救。

  4、办公室天花板要高为吉,太低有压迫感不吉利,且影响业务的推展,同时通风较不良。

  5、办公室大门最忌对着电线杆、大树、烟囱、路冲。

  6、办公室的主管、负责人,旁边有水龙头主漏财,其后方必须有牢固的靠山。

  7、办公室的楼梯不可对着大门,否则纳气与排气相冲,对财气、健康不利。

  8、办公室的财位,在进门斜对角,该位置要明亮、干净,忌空门、放假花。

  9、入办公室大门,厕所就在旁边是大凶。因为厕所阻断生气进来,故对财运,业务相当不利。

  10、办公室没有窗户是大凶。因为空气无法交流,死气沉沉。

  11、办公桌对着厕所门,会受厕所污气熏,日久必败。

  12、办公桌不可破旧或损坏,否则对运途有所损。

  13、办公桌最好是用木质材料,用铁皮、钢制较会影响磁场,稍微不佳。

  14、办公桌上方不可有横梁或吊灯,否则对升迁、财运不利。

  15、办公桌后方最忌空门。所谓空门就是后方是门或窗。易缺乏安全感,最不易集中精神办公。

  16、负责人或主管的办公桌对着厕所,为影响整体的营运及业务推展,同时对财运的杀伤力蛮大。

  17、办公桌一端最好靠墙,较稳固,最忌将办公桌斜放。

  18、办公桌的后方必须是不动方,最忌后方是走道或有人走动。因为缺乏安全感,心神不宁。

  19、办公桌后方必须有靠山。所谓靠山就是一面墙,有靠山做起事来较稳当,对业务推展有帮助。负责人或会计之办公桌,要有隐密性为佳。

  20、办公室的光线要明亮,而其光线是以自然阳光最佳,人工光线较不好。

  六.东陵大盗相关细节揭秘

  清东陵盗墓相关人物与大盗年代1911年清帝逊位后,清东陵内的办事机构虽然保留下来,各种祭祀活动照旧举行,但陵寝员役的俸饷却得不到有效保障,断了生活来源,一些人就被迫干起了监守自盗的勾当。1926年,奉军某部进驻东陵,大肆伐卖陵区树木,不几年,将陵区内漫山遍野的林木盗卖一空。守陵员役也纷纷趁乱效仿,更有甚者,逐渐发展至盗卖供物、金银器皿、铜鹿、铜鹤、铜鼎等陈列品。1928年春,清东陵发生了第一起掘坟盗宝案。一伙土匪潜入惠陵妃园寝,掘开一座地宫,毁棺抛尸,掠走了全部殉葬宝物。从此,掀起了一系列盗挖清东陵珍宝的风潮。1928年春,孙殿英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下辖的第十二军就驻扎在蓟县马伸桥一带,这里向东不过10多华里就是清东陵。孙殿英(1889-1947年),名魁 元,乳名金贵,人称孙老殿,又因他满 脸麻子,也叫孙大麻子。他是河南永城 县人,早年游手好闲,曾干过赌钱、贩 毒、土匪等勾当,后来混迹军旅,靠钻 营逐渐出人头地,是个有奶就是娘的角

色。1928年春,孙殿英被蒋介石收编,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其时,东 陵内的一些物品被偷盗者经马伸桥四处销赃,孙殿英不由对东陵珍宝动了染指之心。1928年6月,奉军第二十八军岳兆麟手下马福田部奉命从保定调防滦县。马福田曾是东陵一带的土匪,经常与另一名土匪王绍义合伙“绑票”诈取民财,后来两人被岳兆麟收编,让马当了一名团长。马福田途经玉田县新安镇时,伙同王绍义拉出一部分手下开进马兰峪,企图盗掘各陵。这个讯息被孙殿英侦知后,他立即命令手下第八师师长谭温江率一个旅的兵力星夜开进马兰峪。双方短兵相接,展开一场激战。最后,马福田寡不敌众,率部溃散奔逃。谭温江控制马兰峪镇后,纵兵抢掠,随即开进东陵陵区。1928年7月2日,谭温江实际控制了东陵地区,随即张贴告示,声称要在东陵一带进行军事演习,实施戒严,严禁陵区百姓任意走动。于此同时,孙殿英又指使部下第七旅旅长韩大保率兵一团、工兵一营、迫击炮一连从陵区西面的苇子峪开进陵区,并扬言与谭温江不和,要在东陵决一雌雄,在裕陵一带扎下人马。谭、韩双方表面上势同水火,实际上是一丘之貉,都是为盗陵而来。他们从7月4日至7月10日,利用七天七夜的时间,分别盗掘了乾隆帝裕陵地宫和慈禧陵地宫,掠走了全部珍宝。
谭温江部进入慈禧陵,苦于 找不到地宫入口,就从村里 抓了一个老旗人,威逼恐吓 强迫他说出了地宫入口所在 位置。他们先在方城的砖 券洞尽头墙根下掘开数块墁地面的条石,往下深挖六七尺,进至金刚墙处,然后,抽出墙上的石块,露出一个长不足二尺,宽一尺的洞口。士兵们在长官的督视下,打着手电,从洞口鱼贯而入。经过砖砌斜坡,向里行10米左右,来到地宫石门处。他们推门不动,就用斧头等利器在石门下部对缝处狠砍猛凿,继而用工具拿开石门后面的顶石,合力推开了石门,并如法炮制,打开了第二道石门,进入金券,即地宫中放置棺椁的部位。慈禧太后的棺椁停放在金券宝床正中,分内棺、外椁两层。盗陵兵匪们在手中筒的照耀下,蜂拥而入,刀斧齐下,顷刻就将外椁拆得七零八落,扔在一旁。随后,他们打开内棺的上盖,发现慈禧尸身依然完好,面目如生,只是手指长了白毛寸余,尸体四周充斥着数不尽的各种珍宝。为了取宝方便,他们索性把尸体抬出,扔到了椁盖上。匪徒们取尽棺内的宝物后,又把慈禧太后的衣服、鞋子扒下,将上面缝缀的珠宝悉数掠走,连嘴里含的夜明珠也抠出来。最后,众人一齐动手,把内棺移开,露出下面的金井,又掏出许多用来“息壤”的宝物,这才撤出来。韩大保一伙盗掘的是裕陵地宫。据说,他手下有一个老工兵是当年修陵工匠的后代,在这个人指点下,匪徒们选中了哑巴院的琉璃影壁下方作为动手地点。由于工程坚固,这伙人动用了地雷炸药,先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从此往下挖了一人多深后,露出了墓道券的南口。整个墓道券用大青砖封砌,他们从接近券顶的部位水平向里挖,费了很大气力,打通了一个仅能容一个人弯腰通过的入口。韩大保率人顺利打开了地宫的三道石门,至第四道石门,费尽周章依然无济于事。他们就故伎重演,又用炸药说话。随着一声巨响,第四道石门的西扇门被炸碎,倾倒在地;东扇门斜倚在后面的一口棺椁上。原来,乾隆帝的棺椁不知何故顶住了最后这道石门。炸开第四道石门后,匪徒们冲进地宫。裕陵地宫内埋葬着乾隆帝和孝贤、孝仪两位皇后,另有慧贤、哲悯、淑嘉三位皇贵妃,共六具棺椁。他们一顿刀劈斧砍,捣烂棺具,发现其中五口棺内的尸体都成了一堆白骨,惟西面第二口棺内的尸体依然完整。这些人一边取宝,一边往外甩骨头,弄得地宫内尸骨狼藉、零乱不堪,殉葬珍宝被搜罗尽净后,他们才满载而归。7月10日,孙殿英乘夜趋车来到马兰峪,将盗陵宝物整整装了20辆大车。11日,谭、温两部同时开拔,逃之夭夭。 东陵被盗后,溥仪在天津张园召开了一次“御前会议”,派出耆龄、宝熙、陈毅等几名清朝遗老,组成一个70余人的“详查筹办东陵被盗善后事宜”小组,赶赴东陵,办理善后。1928年8月18日,一行人乘汽车出发,次日下午抵达东陵。8月20日,开始组织人力拆通两座地宫的盗口。因慈禧陵地宫无水,进展比较顺利。24日,载泽等率人进入慈禧陵地宫,将慈禧尸身重新装殓,一直忙了五个小时。第二天午后,众人再次进入地宫,清理地面,掩闭上第一道石门,最后,命工匠填砌地宫入口,墁筑地面,恢复如初。裕陵的重殓比较麻烦。当时,地宫内积水深达四五尺,根本不能进入。只得先用马兰峪城内大库旧存的抽水机抽水。8月30日,载泽等人才得以督率仆人、工匠清理地宫。他们首先将5具零乱的遗骨同葬一棺,然后,将那具完整女尸(经考证,系嘉庆帝生母孝仪皇后)殓入帝后妃合葬棺的右侧棺内。8月31日,载泽等人又进入裕陵地宫,命人洒扫石床、地面,掩闭前三道石门,堵砌盗口,回填隧道,墁筑地面。9月2日,一行人乘车冒雨离开东陵,回去向溥仪复命。东陵的第二次大规模盗陵尽管受到了坚决打击,但一些利令智昏、财迷心窍的亡命之徒,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干着罪恶勾当。

 

  

 

  

1948年4月,盗犯刘××带领一干人趁夜盗掘了定陵妃园寝。他们6个人共干了四夜。据后来交待,里边全是水,只好在水中取宝了。捞到的东西有:金丝镯子1付、包金镯子1付、小罐2个、闻药壶2个、烟坠石3个、金丝耳坠1枝、怀表1块……6个人按股分配,各有收获。1948年农历腊月二十九日,新城村张×一伙七个人趁夜盗掘了惠陵妃园寝中未盗的地宫。1949年4月,张×一伙十人又盗掘了惠妃园寝中的另一座墓。1948年腊月盗得物品有碧玺桃、两块怀表和一些珍珠。1949年又盗得翠搬指1个,白水晶烟壶1个,翠球4个,珠子和碧玺球半盅,水晶小罐4个,粉红碧玺球(有半个茶壶那么大),刻“道德”金如意1件,怀表1块,金壳表1块,琉璃瓶(装人牙),木球10几个,七兰香球1挂,香炉2个。这些人将两次的盗陵赃物秘密在当地和北京脱手,每人得赃款10多万元。这起盗案直到1953年9月1日,才破案,盗犯受到了应得的惩罚。1949年2月,以新立村郑×为首的盗陵团伙,又对惠陵、昭西陵、慈安陵、定陵、定陵妃园寝再 次进行洗劫,盗取了大量珍宝,成为东陵第三次大盗案。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先后盗挖了 7座陵墓,其中孝陵、昭西陵 未能盗开,定陵、慈安陵扑了 空;惠陵、惠陵妃园寝、定陵 妃园寝得了手。上述案件破案 后,追回了一部分赃物。郑某 等首犯被判了20年徒刑,其他 人犯也分别受到了惩处。1950 年3-4月,又有10名盗匪挖了 惠陵妃园寝,盗走一批珠宝。 1953年,侦破此案,主犯张×

 

  被判处4年徒刑,缓期执行。清东陵经过解放前的历次洗劫,受到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令人扼腕痛惜,足以警示后人。

客户评价

来自肖先生的反馈

质量很好,挺不错的,在合肥殡仪选择的殡仪服务感觉很值比别的地方大气,庄重,很喜欢。合肥殡仪的服务也是一流的,不愧是正规的大公司。

合肥殡仪来自陈教授的反馈

看了很多家的殡仪服务,最后选择你们家,很庄重的告别仪式,很独特,真心不错,真的区别于其他家。

合肥殡仪来自瑶海区的客户反馈

关爱生命旅程,奉献人间真情,感谢你们用真心为我们服务,考虑周到。王晓娟率全家含泪泣谢

合肥殡仪来自庐阳区的客户反馈

真心服务,全家对你们的服务都很满意!谢谢你们